注册忘记密码

谷城论坛

查看: 3088|回复: 0

谷城记忆:骑行之寻梦九里坪

[复制链接]

457

主题

483

帖子

2113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113
发表于 2015-10-6 10:57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   人人心中都有一个儿时的梦,中年之后,时常会萌生怀旧的情绪,就象连着风筝的那根线,牵引着漂泊的游子回到儿时生活过的地方去看看。深秋时节,又到了星期天商量骑行路线时,根据南瓜尖儿(网名,实名不详——编者注)提议,二瓜直奔南河九里坪。
    九里坪是原红山化工厂所在地,三线厂员工们当年都很霸气:拿着高工资,说着普通话。如今虽然时过境迁,厂撤人散了,但回忆总是美好的。鲁迅的故乡不过是“苍黄的天底下,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”,然而,回忆第一感却是“深兰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”,南瓜尖儿的回忆也同样充满自豪感。
640.webp.jpg
    过金盆沟,穿唐州村,上盛石路,不一会儿,就到了红山厂旧址。
    看到厂区的第一眼,感觉时光倒流了几十年。二三十栋灰砖小楼依山就坡散布在四处,大部分无人居住。屋窗玻璃破碎不堪,有的剩半扇木制窗框悬在墙外,有的连窗框子都不知去向,每面墙上都是几排黑洞洞的大窟窿,窗台上、房檐上的枯草随风摇摆,门前屋后灌木丛生,一派荒凉景象扑面而来。
    跟着南瓜尖儿上坡下坡,左拐右转,来到了一幢小楼前,这就是曾经的家了,屋前立着一道半人高的竹篱笆,上面爬满了青藤。原来的正房似乎还有人居住,门上贴着斑驳的年画,旁边剩下半幅春联。正对门口有一块菜园,几架黄瓜快要罢园,萝卜和白菜长势正旺。正在感伤之际,忽听开门声,一楼最左边的一间屋子里走出一位老太太,看到我们也很惊讶,攀谈过后,大致了解了厂区这几十年的变迁。临走时,老太太硬塞给我们两听牛奶,说是儿女们孝敬的,喝不完。却之不恭,也以我们所带物品回赠。
    离开老屋,下一个坡,南瓜尖儿遇到了熟人——小学同学的弟弟,智力上有些障碍,外号傻子,端着一只胳膊,跛着一只脚,站在一栋楼房的门口,虽然几十年未见,外表上变化很大,但还是一眼认得出来。老远就“啊啊”地打着招呼,南瓜尖儿赶紧过去,问“姐姐呢?”,傻子用端着的胳膊向上举了举,嘴里含混不清地说:“走了、走了。”说完,眼睛又看向别处,似乎想不起来是谁。南瓜尖儿到附近商店里买来一大包零食,傻子不接也不看,只是不停地喃喃自语:“走了、走了。”
    默默把零食挂在门口,我们向学校进发。原红山厂子弟学校,现在改成了九里坪中心小学,是目前保存原貌最好的区域,区别于厂区,这里的建筑全是红砖,教学楼、办公楼、操场,甚至校园中的树木都还是原来的样子。出乎我们意料的是,原本以为冷清的校园,今天居然人声鼎沸,三十多个头戴红帽的中年人正在校园四处观看,正在疑惑哪里的旅行团跑到这荒郊野地里来了?忽听一个声音大叫起来:这不是谁谁吗。南瓜尖儿定睛一看,哎呀,原来全是老红山厂的人,多年不见,分外亲热。一时间,又是忆往事,又是问近况,几十年的事情恨不得一下子都说清楚。怀旧团还要去别的地方,双方合影后惜别。
    返程过南河大坝、盛康,刷黑的路面很适合骑行。回首南河对岸,红山厂已经隐入群山之中,正在建设的九里坪跨河大桥初具规模,今后到九里坪更方便、更近了,然而,梦中的九里坪似乎变得模糊了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*滑动验证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